张瑞竹李克富:有“述情障碍”的林森浩-智慧251心理

2019-03-23 admin 全部文章 3

张瑞竹李克富:有“述情障碍”的林森浩-智慧251心理

张瑞竹


本月11日,投毒杀害同寝室同学的林森浩执行死刑。之后,像“南京宝马案”捧红了“急性短暂性精神病”,林森浩案让“述情障碍”进入大众视野。
述情障碍不是一种独立的精神疾病,与“急性短暂性精神病”完全不同。述情障碍可以是一种人格特征,也可以是某些躯体或精神疾病的心理特点或继发的症状。因此,可以说“林森浩有述情障碍”,但不能说“林森浩患有一种叫述情障碍的精神病”。
述情障碍就是不能适当地表达情绪,翻译成“情感表达不能”或“情感难言症”似乎更通俗易懂。
我见过很多述情障碍者。这一症状普遍存在于各种心理障碍,尤其是心身疾病和神经症。像我这种始终关注情和欲的心理医生,遇到述情障碍者就感到遇到了麻烦,必须小心谨慎甚至如履薄冰。
他们的喜怒哀乐无法行之于色,对别人情绪变化的领悟能力很差。当年听老师说,这种人“有苦说不出来”、“死活不分——不能看人家脸色行事”。
据此,我曾一度觉得自己就是个有述情障碍的人,爱恨情仇都在心里压抑着。后来和那些述情障碍者比较发现,我尚属常态:喜欢一个人、讨厌一个人,不是不能说,而是不敢说。
常态的述情障碍人人都有,就像人人都有点病,心理都不那么健康。
门诊上第一次听说述情障碍是在十多年前。那时在做医生,关注的重点是男女间床上的不如意。
某天接到邮件,一位妻子写来的,说丈夫有“述情障碍”。当时没当回事儿,但几天后这少妇带着丈夫坐在面前,我就不得不如临大敌般重视了。
她气呼呼地瞪着丈夫问着我:“大夫你说,就是我身边躺着……也得有反应吧!”
请原谅,为广大男性的尊严,我此处只能用省略号。她说的是一种“汪汪”叫的动物的名字,数量词用得也十分妥帖:一条。
我无言以对。
她哭诉,还不到40岁,可已守活寡多年。他说抱着丈夫时,丈夫就是块木头,连点“反射”都没有。
我知道,她说的“反射”不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无条件反射而是一种反应,确切地讲叫“性反应”。对她而言,能识别丈夫是否有性反应的就是看某个部位的充血坚挺。
可能,她的丈夫有勃起功能障碍。我想。
“不能勃起?”为验证想法,我问。
她答:“不是。”
告诉我,丈夫想要的时候“猴儿急”,但上床后“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全省略,直接进入十”,结果“不到一分钟就拉倒了”,“像送牛奶的,放到门口就算完成任务,倒头便睡。”
描述丈夫睡相时,她又用一种动物的名字,量词是“头”。
她由此判断,丈夫有着严重的“述情障碍”——不能在性生活过程中表达情爱!再问如何知道“述情障碍”?答:网上看到的。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这个案例给我涂抹了浓重一笔。今晨写出来,想表达的不是笑谈而是敬意。
这位少妇是那些述情障碍者的反衬,她能用自己的语言风格表达内心的情感和思想。
社会上多一个这样的人,可能就会少一出林森浩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