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竹权色:一个乡中老师的官场之路!非常现实-启东福生生活指南

2019-03-23 admin 全部文章 3

张瑞竹权色:一个乡中老师的官场之路!非常现实-启东福生生活指南

张瑞竹 汇聚启东精华,弘扬沙地文化,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合作QQ:2571329325
第001章 情难自已
 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从昨天拂晓一直下到现在,外面灰暗的天空,和低的好象要碰到屋顶的云,绵延不断的向西边涌去,这场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知道还要下多久。
 坐在宿舍的床沿上,周成林一边看书一边等女朋友何婷婷到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大概快七点的时候,何婷婷终于推门走了进来。
 何婷婷今天很特别,很少穿裙子的她,今天竟然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裙子,裙子已经被雨打湿了,贴在身上,显露出白色的底裤和粉色蓓蕾胸罩。
 何婷婷坐在沙发上,还没有说话,一股酒气直冲过来:“帮我倒点水!”
 周成林帮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今天喝酒了,你原来不是不喝酒吗,干吗喝这以多!小心身体,不要感冒了。”周成林一边说,一边找件外衣,给何婷婷披在身上。
 何婷婷没有说话,歪着头看着周成林,过了一会说:“今天心情不好。”
 “怎么了?”周成林关切地问道,并起身走到窗口旁边,打开窗口。
 “把窗户关上,我很冷,而且我也不想让别人看见。”
 周成林起身把窗户关上,回过头来,一瞬间呆住了,不知什么时候,何婷婷把裙子脱了,半裸着身体,坐在床沿上。
 和何婷婷在一起已经两年了,男女间该做的事情早就做了,因此,周成林熟悉何婷婷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但每次都是周成林主动,这一次真的有点特别,特别的让周成林不知所措。
 今天的何婷婷好象特别漂亮,在桔红色的灯光下,更显的娇艳万分,何婷婷丰满的有点夸张的胸部以及雪白修长的身材,从头发,到脚肢,仿佛每个细胞都能引诱起周成林的原始欲望。
 周成林走过去,紧紧的抱着何婷婷。
 “成林,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何婷婷问周成林。
 “快两个多月了,从你上次回城到现在,我们就没有在一起过。”
 “我想要,今夜我全部属于你!”何婷婷娇声的说,并主动把唇印在周成林的唇上。
 周成林吻着何婷婷淡红色的双唇,嗅着她身体淡淡的清香,抚摸着她丰腴细腻的肌肤。虽然所有的动作,以前不知道已经重复多少遍,但这一次,真的不同。
 何婷婷已经沉迷于周成林的抚摸之中,她的身休不停抖动,还没有开始,她已经呻吟起来……
 他们很快融合在一起……
 暴风骤雨过后,他们相互偎依着躺在床上。
 激。情过后的何婷婷像一只温顺可爱的小花猫懒散地躺在周成林怀里,两只大眼睛直眨巴,那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地在周成林的皮肤上划过。
 周成林有种惬意传遍全身的感觉,那轻轻的从鼻孔里呼出的气息,直烧得周成林热血沸腾,他太幸福了,他没想到还有一个女人这样的爱他。
 他激动得不能往下想,他轻轻抚摩着何婷婷的头发和丰满的肩膀,那种不可言喻的愉悦从指尖一直传到脚趾。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这样拥着何婷婷躺在床上,躺一辈子,永远都不起来,永远都不分开。
 男子汉大丈夫,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虽然自己没有掌天下权,但已经醉卧美人膝,有何婷婷这样的玉人儿陪伴在自己身边,夫复何求?
第002章 初恋
 何婷婷虽然不是他的初恋,但他深深地爱着何婷婷,他们是在参加工作之后走到一起的。
 早在何婷婷之前,他有过一个女朋友,叫左慧。
 左慧是他的大学同学,而且左慧与他一度爱的死去活来,但就在毕业前一个月的一天晚上,左慧找到他,和他一番缠绵之后,左慧告诉他,她要离开他了,如果他还爱她,她可以做他的情人,但不能做他的爱人,她还告诉他,第二天她就要和市里一位高官的宝贝公子定亲。
 听完左慧的话,周成林感觉自己太悲哀了,悲哀到被女人玩弄的地步,他欲哭无泪,但他又伤心欲绝,他为自己伤心,也为女人伤心,更为这个社会伤心。他真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人竟然连一点最起码的廉耻之心都没有了。
 三从四德,本来是封建遗毒。但现在看来,封建遗毒的时代也是朗朗一片乾坤。而现在,朗朗乾坤没有了,代之而来的却是一片混沌,混沌到女人为了金钱,为了前途,为了所谓的光明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青春,而且是毫不怜悯的牺牲。
 那一阶段,周成林莫名的失落,失落的有些悲壮。
 那种失落也是随着毕业的临近而失落的。
 面临毕业,各种各样的传闻是扑天盖地。
 丁奉华,那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听说动用他那个做副局长爸爸的关系已经留在了教育局。那个平时考八门试有七门不及格的杜金海听说他那个开宝马的舅父已经给他联系好进市委宣传部做了文员,那个长相妖艳,善于勾人魂魄的中文系系花林海媚跑了几次班主任的宿舍,陪着那位秃顶的校学生科科长出去了几次,回来就宣称自己将留校任教……
 就连和自己同样身份,同样出身的河阳籍老乡小唐,也因为泡上了一个做副县长的老丈人也进了县第一中学。
 而自己呢?父亲只是个农民,打开自己的家谱,自己祖辈没有做过官的,哪怕连村长的都没有做过。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他不仅学好了数理化,而且他全面发展,吹拉弹唱,没有他不会的。
 但这些又能代表什么呢?代表他能找个好工作吗?没有钱,没有关系,门都没有。
 恋人的背叛,事业的煎熬,让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失去了往日的风韵。
 就在这时候,何婷婷走进了他的生活。
 何婷婷和周成林不仅年龄相仿,而且同村,都是河阳县浏阳河乡何家寨人,上初中的时候两人还是校友。
 不过,何婷婷低周成林三届。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学生上完初中后没有几个上高中,初中毕业后,大多选择直接考中专。因为考上中专之后,可以提前三年参加工作,为家里解决不少的负担,而周成林由于没有什么关系和背景,虽然成绩优异,但初中毕业后并没能如愿以偿直接考中专,又上了三年高中,三年高中毕业之后,成绩优异的他由于家庭等诸多的原因也没能考上一所像模像样的大学,只考了一所专科院校榆阳师专。
 而何婷婷不仅家庭优越,而且其叔叔何庆军又是县委组织部部长,在叔叔的关照和安排下,何婷婷初中毕业后直接考上榆阳师范,这样一来,何婷婷与周成林又一起来到了榆阳继续自己的求学之路。
 转眼间,三年的求学之路又过去了。
 三年过后,周成林虽然上的是师专,但由于没有关系背景,师专毕业后只分到了浏阳河乡中心中学教书,而何婷婷则在叔叔何庆军的通融下分到河阳县第二中学教书。
第003章 爱情
 从这点来说,周成林和何婷婷接触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但是,就这样一对接触不多的年轻人却碰撞出了爱的火花,并深深陷入爱的长河中。
 上初中的时候,何婷婷就在心里开始暗恋周成林。
 不过,那时候大家都小,而且都以学业为重,所以,何婷婷没能突破底线向周成林表白。
 再说了,他们都生活在农村,农村毕竟和城里不一样。
 城里的少男少女可以自由往来没有人说三道四,农村哪个女孩要是和男孩说一句话,哪怕是一句,第二天就会闹的漫天飞。虽然何婷婷是个接受过现代教育性格开朗的学生,可她爹娘却都是老保守,顽固不化的老古董,因此,她也不敢造次。
 好在初中毕业之后,她和周成林一起到榆阳上学,她考的是师范,周成林考的是师专,而且师范师专相隔不远,这让她看到了和周成林接触希望,也让她找到了向周成林表白的机会。
 但是,现实又一次无情的击碎了她的梦想。
 周成林在师专的第二年就有一个叫左慧的女孩子出现在了周成林的身边。
 眼看着心爱的男孩身边有了其他的女孩子,婷婷痛心不已,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准备从心底把周成林的身影抹去,但就在师范毕业的时候,她听说左慧背叛了周成林,那时候,她冰封在心底两年的情感重新被唤醒。
 分配那一阵子,她幻想着能和周成林分到一起,然后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最终嫁给周成林。
 虽然她没能如愿以偿和周成林分配分配到一起,但是她还是制造了和周成林接触的机会,并适时的向周成林表白了心迹,和周成林一起坠入了爱河。
 就在他们为他们的爱情开始规划美好蓝图的时候,他们的爱情道路遇到了坚不可摧的绊脚石。
 这块绊脚石来自于何婷婷的家庭,来自于何婷婷的父亲何庆魁和母亲孙庆蓉。
 何婷婷的父亲何庆魁是何家寨出名的能人,再加上在县委组织部做部长的弟弟何庆军为他撑腰,不仅承包了山上的林场和石场,而且还在浏阳河里开沙场,成为整个何家寨,乃至整个浏阳河乡首富。
 何婷婷的母亲孙庆蓉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个农村妇女的心地和她美丽的外表一点不成正比。她是三乡五村出名的大美女,但她心地自私,思想狭隘也是出名的。要不,象何庆魁那样精明的能人怎么会被她把攥在手心里呢?何庆魁在村里是能人,在三乡五镇也都是能人,到了家里就变成了废人,什么都听老婆的,老婆说一,他不敢说二,老婆让他去撵狗,他绝对不敢去撵鸡,是个标准的妻管严。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这女人的手段。这个女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趋炎附势,见钱眼开。你要是有钱有势,她总是想法设法的巴结你,你要是不如她,你怎么巴结她也不会去理会你。
 而周成林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尤其是周成林的父亲周建章老汉老实的三脚踹不出一个臭屁,而且家里又穷的叮当响,徒穷四壁,连个象样的房子都没有。
 再说了,周成林又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乡镇中学教师,也就是农村人口中的孩子王。
 在何庆魁和孙庆蓉的心目中,做孩子王是最没有出息,最没有地位的职业。
 这也难怪,这些年,虽然国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要发展教育,提高广大教师的收入和地位,尤其是要提高广大农村教师的收入和地位,但文件传达到基层单位之后根本没有人落实。
 鉴于如此,教师虽然被冠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等荣誉称号,但根本没有人认可。
 那些扎根农村的孩子王,虽然承担了教育孩子,发展基层教育的重任,但付出的与得到的永远不能成正比。
 虽然他们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但到老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甚至穷的连买个墓地都买不起。
 在这个一切向钱看的时代,衡量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不是他对这个社会贡献不少,而是他们手里的钞票有多少,他们的权势有多大。
 就因为当老师的都无权无势又无钱,连对象都不好找,不仅厂矿里的女职工不要他们,就连那些女老师对他们也是一屑不顾。
第004章 祝福
 尤其在广大农村中小学,这种现象尤其严重,女孩子找对象的标准是权利地位金钱,有权有钱有地位,你就是八十老头我也不嫌弃,没钱没权没地位,你就是潘安转世,我也看不起你。
 鉴于如此,何庆魁和孙庆蓉都认为在周成林不会有什么出息,并语重心长地奉劝宝贝女儿何婷婷,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让何婷婷一定为自己的美好前程多考虑考虑,尽快与周成林一刀两断,划清界限。
 为了让何婷婷和周成林一刀两断,划清界限,孙庆蓉专门跑到县城一趟,找到在县物价局工作的弟媳卞清香,让弟媳卞清香在县城里给何婷婷介绍对象,卞清香便把物价局局长赵光荣的宝贝儿子赵大军介绍给了何婷婷。
 而且从县城里回来之后,孙庆蓉又专门跑到浏阳河中学,找到周成林,让周成林马上离开自己的宝贝女儿何婷婷,并说周成林追自己的女儿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门都没有。
 想到那一幕,周成林就心痛,不由紧紧地把何婷婷拥在怀中,并低下头,亲吻着怀中的何婷婷。
 忽然,他感到一股咸咸的味道。
 何婷婷竟然哭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啪嗒一声低落在周成林的脸上。
 周成林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扶起何婷婷,双手捧着何婷婷秀美的脸庞,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婷婷。”
 “今天,妈妈今天又让我离开你……而且她还说,我要是不离开你,她……她就不活了,要去死……”
 何婷婷的话犹如一记重拳,狠狠地击打在周成林的胸口,周成林的大脑一阵昏眩,禁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
 何婷婷紧紧地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脸上写满了忧伤和烦恼,眼前满是父母的谆谆教导和怒气冲冲的面容,虽然不在面前,仍然栩栩如生,让她有些不寒而栗,强压住心头的酸秦和苦恼,轻声问道:“成林,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周成林的确不能给她一个圆满的答案,沉思了好长时间才道:“要不,周末我去你家看看吧。”
 “周末你真的要我去家吗?”
 周成林没有马上回答,他低下头去,使劲地嗅了嗅何婷婷的秀发,这是年轻女子特有的气息,充满了生机,新鲜得就如雨过天晴以后山林间长出来的蘑菇,这是他最喜欢的味道,每次约会,总要细细地享受一番,今天,他已经没有心情去享受,心中有的全是不安和忧郁。
 对于何婷婷的忧郁,他同样心中有数,因此,他既像是自我安慰,又像在劝慰何婷婷,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我们必须正视现实,我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那好,等你去我们家看看之后再说。”眼下,她也只能和周成林一样,耐心地等待,等待父亲和母亲改变心意,允许她和心爱的男人继续往来。
 周成林没在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把何婷婷搂在怀中,并把目光投向窗外。
 窗外,瓢泼的大雨还在下个不停,风夹着雨,雨夹杂着风,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着,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整个校园都笼罩在一片清冷凄凉萧条的氛围中……
 周成林本来准备周末去何婷婷家看看的,并幻想着自己的诚心能够打动何婷婷的父母,同意何婷婷和自己继续往来。
 然而,他只是剃头匠的挑子,一头热,还没等他去何婷婷家,何婷婷的父亲何庆魁就大兵压境,找上门来,对他进行施压,让他立马离开自己的宝贝女儿何婷婷,并与何婷婷彻底断绝关系。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情节